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十梳之一起到白头2

  “怎么总有些活腻了的家伙找事啊。”蓝袍小家伙不耐烦的偏头,细细的两根眉毛扭成结。
  灵器破开白光,直直冲向蓝袍小家伙,小家伙眼角上调,不屑之意无需言表,只是这女王气十足的动作呈现在一个小孩子身上,则是格外的不协调。
  他微微垂头,一层无形的结界就挡在身前,灵器遇到阻碍,停顿半分,开始消减冲势,可即便如此,灵器还是穿进小孩子的身体里,爆炸。
  他感到身体一疼,随即更多的疼痛袭来,但他仍旧用精神力包裹自己四周,防止自己身体炸裂或是灵器碎片飞出伤到白色妖兽。
  而他,已是耳鼻口眼皆流出鲜血。
  只不过,这仍在他的预料之中。
  炼虚期的不是废物。
  灵器更不是。
  他从未小瞧过任何人,他实力远不及原本巅峰,更加上父亲的苦口婆心,他养成了以最小的代价得到当时情况下最大的利益。
  所以他活下来了。
  如果白色妖兽拒绝签订契约,他就决定捏爆它的妖丹,夺取它身上的宝物,并且杀掉下面那个背景板,然后尽最大可能跑远,再潜入海中,用精神力包裹自己,他敢肯定,除了真仙,没有人的精神力可以与他并肩。
  至于那些人?
  雷云够他们受得了。
  为首的炼虚期修士面目更加狰狞,却也不敢再进一步或是有其它动作。
  在他驱使灵器杀向白光之中时,天上乌云就已经劈下一道大腿粗的雷,险些劈地他境界跌落。
  他是恨得咬牙切齿,那个小畜生最好死在那件灵器之下,否则……他绝对不会让那个小畜生活着连着契约走出云桓城!
  终于,白光渐渐削弱,露出里面的人兽,小小的家伙身形更加单薄,一身蓝袍几乎变为紫袍。
  即便是这种时候,小家伙仍旧是轻蔑一笑,“再见了,善恶终有报。”
  下一刻,未等云桓城众人将他们包围起来,他们就已消失不见了。
  众人气炸,正想追去,却惊恐发现,他们已被雷柱包围。
  头顶上的雷云阵阵,劈下道道雷劫,雷柱之外,仅能听见众人的阵阵惨叫。
  “哇,贼老天可真狠,那可是大乘期的雷劫啊,看来它还是知道要面子的。”小孩子躺在一位美丽青年的臂膀之中,那青年白发白眼,浑身白袍衣袍下摆有着些许黑灰色暗纹。
  “……你想死,别拖上我。”青年到了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型海岛,就随即松手,任小孩子自由掉落。
  “……”小孩子有些沉默,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死了,你就准备为我陪葬吧。”
  “哼,”青年双臂环胸,高傲的抬起下巴,“我怎么会让你死呢?”
  他缓缓勾动嘴角,露出一个格外绚丽的微笑,“不过就是,”他动动手指,让小孩子在接触沙滩的前一刻悬浮,他故意扬起沙灰,让沙灰落进小孩子的伤口,伤口处内脏疼得微微颤抖,再加上沙灰与内脏的接触,让伤口更加疼痛。
  小孩子原本就皱在一起的眉头近乎扭在一起重合。本来就毫无血色的脸更加惨白,唇瓣几乎能透出血管。
  青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底闪过快意,于是,他抬手,原本悬浮的小孩子瞬间进入海洋,像洗刷一样沉浮,似乎要将落进身体里的沙灰洗尽。
  看似好心,实则恶毒至极。
  蔚蓝的海面时不时飘散几缕血迹,青年皱皱眉,感觉再折磨下去,他就要动用自己的小金库来救人了,一想到这里,他就感到恶心和不舍。
  所以他大慈大悲地决定暂时放过他。
  青年捏着鼻子将全身上下惨白不似常人的小孩子随手扔到草地上,好在他还没有将小孩子伤口朝下。
  小孩子早已昏迷,他或许是命大,又或是不幸。
  “九转……”
  九转?怎么这么难听,名字吗?
  “九转……”
  “不!九转!你……补天……”
  什么鬼玩意……梦魇?
  “我……再见……祥瑞……”
  祥瑞?什么东西?
  “九转轮回木!”
  高大神圣的宫廷,威压的声音回荡。
  “你身为神官,却私自庇护凡妖,念你补天有功,便判你转为凡人,再次逝去便打入畜牲道生生世世轮回为畜牲,实因罪孽深重,便实行连坐,所有洪荒诸灵皆受诛神台紫霄神雷日日夜夜轰打之苦,并与九转轮回木一齐剔除神骨。”
  “天道不公……!”有什么痛苦的声音朦朦胧胧地响起……
  “又为表天道至善,便赐洪荒神兽祥瑞雷云护体并烙入灵魂……”
  有什么阴沉沉的声音响起……
  “只要你们乖乖受罚,你们洪荒神兽祥瑞……便一日可相安无事,无人近身……!”
  “祥瑞……”
  剔仙台上,道道抓痕深浅不一,可唯一相同的就是,每道抓痕上,都是深红近黑的血迹,即使是东海深处的净灵之水也仍旧洗除不掉。
  剔仙台和诛仙台这两处正气最胜的地方,如今,已是怨气冲天,这些怨气,都是死在剔仙台和诛仙台的洪荒诸灵的怨恨所致。
  “喂,人类,起来,”小孩子被青年毫不留情地踢醒,“告诉本尊,你叫什么名字。”
  “你想干什么……”
  “呵,你说,本尊想干什么?”青年满眼恶毒,“敢吞了本尊妖丹,还敢威胁本尊,哼,你还是这万年来的头一个……”
  “九木……”九转轮回木……?那是……什么……关于这个梦的记忆瞬间消失。
  “九木?”青年微笑,“好,那我就让你……”
  “诅咒我之前你先想想……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哼,我诅咒你,当一个寿元只剩二十年的凡人……”青年得意的勾起嘴角,毫不吝啬的绽放耀眼笑容。二十年,足够自己把自己的妖丹拿回来了。
  二十年……?只剩下二十年?
  九木看着青年耀眼的笑,再无生气的心思,这是我……欠你的?
  “喂,我都把我名字告诉你了,礼尚往来,把你名字告诉我。”
  “哦?礼尚往来?”青年满眼厌恶,“我和你们人类有什么礼可以来往?”他歪歪头,白丝滑落,“算本尊赏你的,记好了。”
  “本尊叫做杌秋。”
  面前人的声音和记忆中的声音重合。
  于是,一眼已是千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