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十梳之一起到白头3

    “人类!”杌秋毫不留情地踢了踢九木的身体,疼得九木嘴唇白的再无一丝血色,“你敢无视我?”
  “……”九木看着那个居高临下的家伙,再次翻个白眼,把头一撇,不想理会的姿势做了个足。
  “你……”杌秋的眼瞳开始有雷光闪烁,“你就这么想找死吗?”
  “你最好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九木惨白的小脸露出一个讽刺性十足的笑,气的杌秋身周有雷光隐隐闪现。
  “整个大陆强者有多少,你会不知道?”他艰难的撑起身子,“还是说你想让我把你献给渡劫期强者,让他们把你分尸?”小孩子讨喜的脸上流露出恶毒的笑容。
  “你!你——”杌秋狠狠磨牙。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九木瞬间变了脸,满眼认真。
  “你是我的。”
  一身白色的青年愣住了,眼瞳有模糊,看着前面的小孩,想起了什么,却又皱起了眉头,伸手揉了揉头。
  下一秒,青年就意识模糊地到了下去。
  一只细小的手扶住了他。
  九木满脸复杂地看着他,他感觉自己像是知道,又迷迷糊糊地不知道杌秋是怎么了。
  他犹豫不决,却还是将杌秋的头枕在了自己腿上,伸出手轻轻为青年按压头部。
  似有一声长长的叹息,终是我欠你的……却又转为无尽的怨恨——天道!
  杌秋是被一股药香味勾醒的,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好东西!
  他猛地睁开眼,就看见一只小手将那枚勾醒他的丹药吞下。
  他差点就掐着小孩的脖子让他吐出来了。
  幸好他还注意形象。
  也只能怨念的看着小孩子。
  九木可不管他,他吸收完了丹药,再运转灵气,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筑基中期。
  他仍是不满,太慢了……
  “人类!”杌秋别扭的叫着。
  “……”
  “喂!”
  “叫名字。”
  “你叫什么?”
  “……”小孩子低头轻捧着青年的脸,散落的黑发垂落,蓝袍扫在青年的脖子,“我叫九木,”九木与杌秋眼睛相对,杌秋才发现,这个人类的眼睛很好看,像纯净妖兽幼崽一样黝黑纯净。
  “你记好了。”
  “……嗯。”
  “我死了也要记住。”
  “……嗯……”青年第一次这么乖巧听话,九木静静的看了一会,突然开心的笑了出来,紧紧地抱住杌秋,一点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
  小孩子的笑总是最无暇治愈的。
  杌秋没有嫌恶也没有生气,这个人类身上,时不时有一股自己熟悉的气息涌现。
  好熟悉……
  “杌秋,”九木推开青年,神色淡淡的看着他,“有人追来了。”
  杌秋盯着他:“你真不像个孩子。”
  九木眨眨眼,笑了:“我什么时候像过?”
  “是……”青年垂眼,喃喃自语,“你不像。”
  “那个人快到了,”九木手撑在腿上,托脸看着他,“我们跑吗?”
  杌秋坐起,抬起下巴,高傲姿态无需言表,“本尊何时怕过。”
  说罢,他起身,挥挥衣袖,只留下一句——“你给本尊乖乖等着。”
  就凌空而起,向敌人前来的方向飞去。
  九木撑腮看了会,就觉无趣,便自己打坐疗伤了。
  至于不远处的电闪雷鸣,他都不感兴趣。
  杌秋飞回来时,看见小孩子打坐疗伤,一点注意力都不分给自己,顿时气的有些牙痒痒,他暗自撂狠话,你给本尊等着,看本尊怎么整你!
  当他落地来到九木身边看见摆在地上的玉瓶时,整个人沉默了。
  他有些怀疑,人类真的是那么阴险恶毒的吗?
  可当他吞下玉瓶中的丹药时,他在心里恶狠狠的骂道,阴险恶毒的人类!
  居然将丹药炼得这么苦!
  一定是故意的!
  本尊再也不相信人类了!
  下一秒,白发青年就彻底倒下了。
  杌秋睁开眼,看见木色房顶,房外人声喧嚷,他迅速站起来,警惕四周。
  当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时,杌秋隐起身形,藏在门后,当门关起时,他暴起,一只手穿透门板,另一只手也卡在门板里,下方一个幼嫩的声音闷闷的响起,“我就这么矮吗?”九木抬头看着贴近自己的青年,“还是说你不会低头?”
  “……”杌秋死死地盯着他,“这是哪?”
  “云桓城客栈。”九木抱胸颇无所谓地抬头看他,“你没发现,”九木放松身体靠在门上,“你都到合体期了吗?”
  杌秋神情莫测的看着他,“你结丹了?”
  “对啊。”九木歪头,一脸无辜,黑呦的眼睛微微上挑,“有什么问题吗?”
  “你给我下药了……”杌秋眸色渐深,如果不是手脚无力,灵气晦涩,他恨不得掐死他。
  “……”九木定定的看着他,点头,“对啊,谁让你攻击我。”
  杌秋心中升起无端的委屈,继续怒道:“你把我带来人类世界!”
  “……”九木有些呆愣,难道是:“你在撒娇?”
  你明明说过永远不会对我下药……
  杌秋扶头,失去的力气渐渐回来,他拔出手,晃晃头,跌跌撞撞向床上走去。
  九木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青年跌到床上,他垂下眼帘,一张稚嫩的小脸上布满沉思。
  他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有店小二忙忙碌碌的换门声传来。
  杌秋猛然抬头,我刚刚想起了什么……怎么会头疼?
  他试图回想,却又有一阵头疼袭来,下一刻,他就不知黑白了。
  九木坐在屋顶,细瘦的小腿垂下,衣袍被吹得肆意飞扬,他看着黑夜笼罩下的无际海,垂眼喃喃:
  “已经过了十五天了……”
  “我还有……多少时日……?”
  小孩子单薄的身体轻飘飘的,似乎下一秒就会被海风吹走。
  而已经被吹走的,还有模糊不清的怨恨话语——天道……
  “你跑着上面做什么?”伴随着而来的,是一张丢在九木脑袋上的男子外衫。
  “……谢谢。”
  原本不耐烦的青年表情一下子僵硬了,有些手足无措,却也什么都没说,就再次跳了下去。
  “别给本尊冻死了,你记好了,只有本尊才能杀你。”
  小孩子抬头,看着渐渐升起的红日,勾勒出一抹清浅的微笑,“你这么傻,我都不放心死了啊……祥瑞……”
  二十年吗?
  那我应该还剩十九年又三百四十九天……
  不知道,够不够护你自保啊……
  对不起,祥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