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周郑]握紧你的手,不放开①

实力ooc,别打我QAQ,我我我,我还是蹲着不说话吧。

几乎没有人知道,蓝雨那个喜欢说压力山大的郑轩和比赛中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周泽楷是旧识。
更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是一对。
多么惊悚的一个消息。
是啊,多么恶心啊……
黑暗中,郑轩无力的扯扯嘴角,勉强拉出一个笑。
手机屏幕不时地亮起,又暗下去。
不用想,是周泽楷。
那个傻子。
郑轩苦笑,眼中盛满痛苦和纠结。
那家伙,现在是在苏黎世吧。
屏幕再次亮起,郑轩看了眼时间,早上五点四十二分。
那么,苏黎世现在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多吧,估计明天还有比赛呢。真是的,他不休息吗,自己年轻也是需要休息的啊,傻子。
郑轩烦躁地将手插在发间,房间里一片漆黑,压抑地人要发疯。
被关起来有多久了呢?
大概有几天了吧。
脑海中响起父亲气急败坏地声音:“你要是不把这腌臜的恶心事给我解决了,你就一辈子别想出来!你要是铁了心跟男人在一起,你!我郑家就没你这个恶心的腌臜货!”
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阿轩……小周人家多好的一个孩子啊,你为啥一定要把人家拖下水啊……”母亲痛苦的哭声回荡着,“你,你要是敢踏出这个门,我,我就吊死在这里!”
明明一直以来都很小心的啊……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周泽楷。
即使是再恐怖的毒,只要是你,那就是毒,也是甜的。
可是现在……
黑暗中,郑轩将手伸向手机,发了条信息。

深夜瑞士,苏黎世
俊美的青年依靠着窗户,紧皱眉头,盯着手机,好看的眼睛里盛满担心,阿轩……
“呦,小周,还没睡啊,”懒洋洋的声音从周泽楷身后传来,“你今天盯手机都盯一天了,是出什么事了吗?”懒洋洋的声音渐渐变得严肃起来,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周泽楷转身,闷闷地回答:“前辈……嗯……那个……没有……”虽说是没有,可青年已经郁闷地连头发的蔫了,平常有神的眼睛也黯淡无光,叶修暗道不妙,这是出问题了啊。
突然间,周泽楷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起,就像施了魔法一般,原本蔫蔫的青年立刻精神起来,看到内容,更是连头发都开心起来。
“谢谢前辈,我没事。”联盟第一脸的全力一击,饶是叶修都有些抵挡不住,他连忙挥挥手,开始赶人:“没事那就快回房间休息吧,明天还有比赛呢。”
“好的,谢谢前辈关心。”
好小子,原来是恋爱了啊,叶修看着远去的背影忍不住笑道。只不过,怎么总感觉自己被秀了一脸呢???
周泽楷握紧手机,回想起收到的消息,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眉眼都写满了开心。
于是,联盟第一脸有了爱情的加持,杀伤力大幅度增加,走廊中还在的人都被惊艳到成了一座座雕像,只不过,怎么总有一股子酸臭味飘散呢?
周泽楷大步走到房间前,轻轻推开门,舍友张佳乐已经睡得很香了,抱着抱枕,咂咂嘴,嘟囔了一句“脏心杰我要吃这个。”
周泽楷悄悄走到床前,脱掉外衣躺在床上,忍不住又打开手机,回复了一条消息。
这才紧紧握着手机,合上眼,什么都不去想,睡觉。

郑轩:我没事,相信我,只是手机出了点意外,没来得及回复,别想太多。快休息吧,比赛加油,照顾好自己,那么,晚安,泽楷。
周泽楷:好,阿轩,嗯……我……我想你了,很想很想,嗯……晚安,阿轩。

仍旧是一片漆黑,暗了许久的手机终于亮了起来,下一秒就被拿起。
光照亮了一张脸,那张脸眼窝凹陷,下巴尖尖,更是有了好多胡渣。
看完短信,郑轩笑了,笑得眼底微微湿润,傻子,我也想你啊,好想啊……
他的手指无意识的不停摸索着手机,终是停在一个电话上,始终不敢点下。
他烦躁的挠头。
周泽楷。
像蜜一样的毒,浸在心里,又甜又涩。
周泽楷。
满心满眼都是你。
周泽楷。
一想到你心跳都无法慢下来。
周泽楷。
怎么会,这么喜欢一个人呢?
周泽楷。
喜欢你有魔力的头发。
周泽楷。
喜欢你笑起来时亮晶晶的眼睛。
周泽楷。
喜欢你说不出话时着急的样子。
周泽楷。
我喜欢你,好喜欢你。
周泽楷。
满是你。
都是你。
想宠着你,保护你,傻子。
周泽楷。
想一辈子在一起,可以吗?
周泽楷。
我该怎么办啊……

我不过是,想握紧你的手,一辈子不放开,怎么这么难啊……

这一夜,有人一夜未眠,有人一夜无梦。

清晨瑞士,苏黎世
寂静慢慢褪去,人声渐渐喧闹起来,车鸣,嘈杂的人声,混杂着各种不同的语言。
“前辈,该起床了。”周泽楷弯下腰轻轻推下张佳乐,希望能叫醒他,可惜毫无用处。
周泽楷直起身,苦恼的皱了皱眉头,抓了抓垂下的头发,径直向门外走去。
张佳乐翻了个身,咂咂嘴,继续睡去,浑然不觉接下来的噩梦。
轻轻的咔擦一声,张新杰走了进来,他先是皱了皱眉头,环顾四周,又抬手看了一下表,于是站在张佳乐的床头,阴影覆盖在张佳乐的脸上,张佳乐似是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颤抖一下,又死死抱住周公不肯撒手。
“前辈,现在起床的话,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吃饭。”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反出一道白光,“可是如果你继续睡下去的话,”睡梦中的张佳乐抖了抖,“就没有时间吃饭了。”张佳乐抖得更厉害了,“不仅如此,你还要加训,如果完成不了的话,午饭大概也是吃不到的。”
张佳乐泄气的从床上一骨碌地坐起来,满脸怨念,“我要吃饭!”
“噗,”张新杰忍不住笑了,“好的,前辈,”伸手摸了摸张佳乐那毛茸茸的脑袋,“如果前辈现在起床的话,是有饭吃的哦。”
“哼!”
张佳乐愤怒的一甩小辫子,转头进了卫生间。
咔嚓。
周泽楷进门,看了眼床上,对张新杰点点头,将早餐放在桌子上,又悄悄的带上门离开。
“唔?小周走了?”张佳乐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出来了,看到桌上的早餐边大叫边扑上去:“哇!小周简直不要太贴心啊!轮回有这么贴心的队长真是有福了!”
“队长不贴心吗?前辈。”
“唔?队长?”张佳乐看着张新杰,咽了咽口水,“贴心……别样的贴心!”
“那……”张新杰摘下眼镜,手撑桌子,渐渐贴近“我不贴心吗?”他垂下眼,一只手托着张佳乐的下巴,“前辈?”没有眼镜遮挡的眼睛里,波光流转熠熠生辉。
“……”张佳乐愣了一下,没想到张新杰还会吃醋,顿时笑得眉眼弯弯,伸手抱紧张新杰的腰,把他拉向自己的怀里,“贴心!脏心杰你当然贴心了,你可是最贴心的了,不然,”张佳乐虚托着张新杰的脸,“我怎么会那么喜欢你呢,脏心杰。”
气氛微妙,空气中弥漫着粘稠的气息。
张新杰缓缓低下头,看着张佳乐的眼睛,映着自己的脸。
张新杰笑了,他低下头,在张佳乐的额上轻轻的碰了一下。
然后立刻从张佳乐的怀里挣脱,“前辈,你如果不想加训的话,就只有两分钟的时间吃饭了。”拿起眼镜带好,挥手告别,并关上了门。
张佳乐呆愣一会,突然暴起:“我去!脏心杰!你又色诱套路我!”抓起早餐向训练室飞奔,一条小辫子在空中上下飞舞。




我我我,我实力站邪教捂脸哭,那啥8厘米的身高差很萌哒(*/∇\*)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