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周郑]当东方白无常撞上西方死神②

啊(╥ω╥`),又开始了,我那注水的脑洞……
还是老样子,极度OOC……我我我我错了QAQ

天空中乌云密布,阴阴沉沉,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地府。
喻文州站在阎王殿的门前,伸出手接下落下的雨。
雨水很快消失,不留痕迹。
喻文州垂下眼,不对劲。
充满了不对劲。
一切都是。
地府的雨怎么会没有阴气……
地府之下,皆为死魂,毫无温度,没有阴气的雨,怎么会被接住,并且消失呢……
四海的龙族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喻文州嘴中轻念,北海龙王……王杰希!
“阎王大人,”判官徐景熙叫住喻文州,“地府还有很多工作,并且,有很多不正常出现……”
喻文州朝徐景熙点了点头,温和却可靠的微笑,说道:“我知道了,景熙,辛苦了,我会去处理的。”
他甩袖,转身进入阴深严肃的阎王殿,宽大的衣袍在身后起伏飘落。
不管四海是不是出了事,身为阎王,都该先解决好地府的工作。

三途川,奈何桥
“嘿……郑轩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他今天的任务没多难啊?”黄少天坐在奈何桥头,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的碗。
一只鞋闯入他的眼帘。
“嗯?”抬眼,一个面目青白的姑娘站在他面前。他自嘲道,地府里都是死人,那脸还不都是白的。“要投生?”
黄少天盛了一碗孟婆汤,递过去,“喝了这碗孟婆汤,就过去吧。”
那姑娘看着前面的汤,脸渐渐扭曲,原本清秀的脸瞬间狰狞。
女鬼暴起,一只手向黄少天刺来。
“唉我说啊,”黄少天无奈的摇摇头,“你们啊,”灵力凝聚成剑,冰雨剑身上闪过一道光,“不要以为,孟婆这个文职,”身形虚晃,躲过了女鬼锋锐的指甲,“就没有战斗力啊!”
下一秒,剑光四射,金鸣声起,金属相交的声音奏成热血战曲。
“哎哎哎,我说啊,这位姑娘,你下手能不能准点,狠点啊。”黄少天脚步一晃,躲过了女鬼刺向他心口的手,“这位姑娘,不是我说你啊,你看看你,脚步虚浮,双手无力,我真怀疑你出去后真的能杀死一只鸡吗?”冰雨一挡,“还有啊,你明明就是个平胸,还要穿的破烂真的不会有人看你的。”黄少天,突然后退,拉开距离,“唉,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怎么弱成这副样子啊,真是连我都不想跟你继续玩下去了,就这样还想硬闯奈何桥?谁给的你胆子啊,冯天帝吗?”冰雨举至眼前,反出锐利的眼神,“姑娘啊,记得下辈子,”冰雨消散,“别再擅闯奈何桥了……”黄少天右手一甩,再次坐在了奈何桥头,百无聊赖的撑着脑袋。
而之前与他对战的女鬼早已随风飘散了。
“郑轩怎么还没回来啊,我要关门了……”

鬼市(不是天官赐福的鬼市,也不是花城的鬼市!)
黑无常宋晓今天仍是十分悠闲。
毕竟他的任务只是巡逻鬼市,而鬼市虽大,但是胜在没什么鬼闹事啊。
突然,宋晓停下脚步。
前方熙攘喧闹,更有许多鬼围在四周。
好吧,打脸了。
宋晓挤上前,“发生了什么事?”
好吧,宋晓看见了。
一只鬼咬住了另一只鬼。
他是饿了吗?
宋晓满心无奈。
打算上前去拉开两只鬼。
忽然间,咬鬼的那只鬼突然暴动,张开嘴,嘴里冒出满嘴森利的牙齿,狠狠咬下琴,似要咬碎另一只鬼的魂魄。
可惜。
他只咬了团气流。
宋晓将受伤的那只鬼拉至身后,右手轻抖。
爆破声响起。
那只鬼的牙齿被全部震碎。
失去了武器,只能成为俘虏。
宋晓拉起他的衣领,对周围围着的鬼说道“行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吧,别在这凑热闹了。”
周围的鬼犹犹豫豫,迟疑着不肯离开,宋晓笑眯眯的说道:“怎么了?你们,也要暴动?”
耍啦一下,所有的鬼立刻散开,跑的没影。
宋晓摇了摇头,哭笑不得,“真是的,还非要我威胁一下。”
正欲抬步,看见附近小摊上买的点心,顺手买了一些,掂量一下,嗯,晚饭的甜点有着落了。
哎呀呀,这下,小卢可要开心坏了。

现世。
牛头李远和新任马面卢瀚文正进行着卢瀚文的第一个任务——引魂。
“大哥,你快点跟我们走吧。”卢瀚文缠着一个新的亡灵死缠烂打。
那亡灵还有些迷蒙,“我……我死了?”
“哎呀,没关系啦,大哥,相信我,地府里有很多像你一样的新亡灵,你们绝对可以聊的来的!”
就是得先干活。
“而且地府里也有很多美食可以吃,好多好多够你吃饱了!”
也有很多好看的女鬼,就是得先干完活,还得有钱。
“地府里还有很多空地,你可以盖房子,不愁没有房子住哇!”
是有很多,但还是得先干完活。
李远默默吐槽。
那鬼仍然毫无去意。
卢瀚文停下唠叨,想了想,跑到李远身边求办法。
李远微笑,伸手摸了摸卢瀚文的头。(“小卢,你说的都很令人心动,但是不对症自然是没用的啊。”)
卢瀚文低头想了想,又跑到那只亡灵身边,抓住他的衣角(小卢还是那么矮,笑),问道:“为什么你不愿意离开?”
那只亡灵,想了想,问道:“我一定要离开吗?”
卢瀚文点头,“当然啊,不离开的话,没过多久你就消散啦。”
亡灵再次缓慢的思考起来,最终点了点头,“好吧,我和你们走。”
卢瀚文开心的差点跳起,又立刻憋了回去,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新亡灵,正准备表现的严肃的,结果却得到了新亡灵的一个揉头?!
李远差点憋不住,结果也得到了对方的一个揉头?!

“唉,周公子,你确定,我的任务目标是在这里吗?”郑轩看着面前热闹的花街,满脸不敢相信:“有点……压力山大啊……”
“嗯……应该是吧……毕竟其他地方都排除了……”周泽楷好看的俊脸上也泛起红晕,不时闪过尴尬。
“好吧好吧,虽然真的压力山大,但还是豁出去了!”郑轩僵硬着脸,大跨步的向第一座花楼走去,颇有视死如归的感觉。
“嗯……请,等等我。”周泽楷也硬着头皮跟随郑轩向前。

今天又是崩到不能再崩,吐血,主角二人几乎就没出过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