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周郑]当东方白无常撞上西方死神③

啊(╥ω╥`),又开始了,我那注水的脑洞……
还是老样子,极度OOC……我我我我错了QAQ

花楼中。
郑轩浑身僵硬的看着缠上来的女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压……压力山大啊……”郑轩咽了咽口水,努力推开缠上来的女人:“那个,姑娘……请问你们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哎呀呀,这位公子,我们哪里还算的上什么姑娘,都是一群卖笑的罢了,”一位身穿红色纱衣的女人娇笑,“至于我们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女人笑嘻嘻的转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周泽楷,“那不如让这位小哥哥来陪我们玩玩,我们就告诉你,有什么不对劲……”
周围的女人也娇笑着应和,纷纷向周泽楷涌去。
郑轩看着离去的女子,还未舒一口气,看见被围绕着的周泽楷,又是一口气噎住,这真不是一般的压力山大……
“姑娘们,姑娘们!”郑轩艰难的避开女人,挡在周泽楷面前,“额……那个,姑娘们,我们……我们今天都到这里吧,哈哈,真是压力山大啊,那……我们就先走了,哈哈。”
“哎,等等,”一名身穿黄衣的女人施施然走出,“公子们,想走可以,只是嘛,”她伸出手摊开,“先把这钱交了。”
“好好好,没问题。”郑轩连忙应着,掏出钱袋放在桌上,“这下子,我们可以走了吧?”
那女人点了点头,“这位公子,你可以走了,”那女人盯着周泽楷好看的脸滴溜溜的转了转,说道:“那这位公子呢?你的钱呢?”
郑轩愣了一下,“这是我们两个的钱,还不够吗?”
“够是够,只不过,是够这位公子你一人的钱。”黄衣女人捂嘴娇笑。
“……”郑轩眼底微凉,“姑娘这是要敲诈了?”
“就是敲诈,”黄衣女人垂下手,另一只手叉腰,身边出现几个精壮大汉,“不过,如果,这位公子愿意卖身来抵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不必,”周泽楷一把抓住郑轩的手,“没关系的……你不是要完成任务吗……先不要惹事……”
郑轩沉默。
突然他右手一抖,一把枪微显,微光一闪而过,面前的人全部昏迷。
“走吧。”

“对不起,周公子,今日之事,连累你了。”
“无事……”
周泽楷看着旁边脸色难看的郑轩,颇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眼皮也无力的耷拉下来,一只手偷偷的向旁边伸出,却又未拉起郑轩的手。
此时,郑轩身上的通灵玉牌亮起,提示任务目标出现。
郑轩打量了一下周围,并未发现不对劲。
他垂眼深思,难道这次的目标是擅长隐蔽的……又或者说……
突然,周泽楷一把拉住郑轩,右手暴起,荒火膛响,一击射中。
只听见一声凄厉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过后,一只头大如斗,身子短小的怨鬼现形。
郑轩目光瞬间凌厉,大步上前,灵枪抵在那只鬼的头上,语调低沉而平静:“现在,报出汝之名,汝死之因以及……命噬几条!”
鬼魂开始发出令人发怵的尖叫。
郑轩手中的灵枪渐渐发出微弱的光,威压呈波浪状散出。“……”郑轩的头发遮住了一只眼睛,剩下的一只眼睛透出复杂的感情,似愤怒,似痛苦,也似冷漠。
“……”怨鬼沉默,颇大的眼睛闪过晦暗不明的光。
“我没有。”沙哑的声音响起,显然,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没有?”郑轩嘴角生笑,眼底却是深深的冷意,“那这怨气是怎么出现的?”
“……我吃了一棵草。”
“一棵草?为什么不说是一棵灵草呢?还是说……”抵在怨鬼头上的枪越发耀眼,“你觉得,这样说可以躲过惩罚?”灵枪躁动,带动身边的气流。
“……惩罚又怎样!”怨鬼满脸扭曲,“不过是一棵草,有什么大不了!”
“啊,压力山大,果然不该给你存活的机会啊……”郑轩放弃与怨鬼交流,准备直接动手。
“……你没资格杀我!你只是个小小的白无常罢了!”怨鬼努力收敛满脸的恶毒表情,“灵草怎么了,灵草不就是被吃吗!”怨鬼咧开嘴 ,“你也吃过灵草,还装什么大义凛然!”
“植物万年,方可修得一灵,”郑轩深沉的声音响起:“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践踏轻视灵植的生命。”
“多界共存,万物生存 ,没有什么生命因自己的种族而不被承认。”
“你别假惺惺的演什么大义凛然!说的好听,你没有吃过灵植吗!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惩罚我!你也该被惩罚!凭什么你能置身事外!”
“……”郑轩缓缓扯出笑,“你以为……地府的十八层地狱是干什么的?地府大片大片的荒地是做什么的?”

最终,郑轩还是受不了那怨鬼的喋喋不休,开枪将他弄晕,抓起一只脚拖起。
“呼……解决了,真是压力山大……”解决了任务,郑轩又回到慵懒的状态,“这太阳也太大了吧……”
突然,头顶一片阴影罩下,郑轩抬头,是周泽楷将他的黑袍拉在自己头顶。
郑轩咧嘴笑了,“真是谢谢啊,周公子。”
周泽楷没有表示,只是垂下了眼睑,长长的眼睫毛盖在脸上形成浓浓的阴影。
真是令人羡慕。郑轩不由自主的想到。
“周公子,你对之后有什么打算呢?”
“回家。”
“回西方?”
“……对。”
“唔……周公子,三月之后,看守五界界门的嘉世会打开界门,到时候,周公子你就可以回到西方了。”
“……还要……三个月?”
“嗯,有没有其他的方法我不知道,只不过,我觉得,这是最安全的方法。”
“……好。”
“那么,虽然很压力山大,但是,在下还是要邀请周公子你去我们地府做做客,周公子,不知你可否赏脸?”
“……赏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周公子,你真的是太可爱了……”
只不过……

周郑二人看着面前空旷的湖面,一阵微风拂过,卷起细小波纹,不时有鱼跃出水面。
风景很好。
空气清新。
气氛……气氛迷之尴尬。
郑轩脸上挂着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满心无奈,黄少啊黄少……你不会又跑去阎王殿偷看热闹了吧……你这样搞得我真的很压力山大啊……
“不好意思啊,周公子,”郑轩朝周泽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嗯……我再去通知一下孟婆,麻烦,再等一会,请见谅。”
“好……”周泽楷伸出手拽了拽帽沿,点点头。

(“谁?”)
(“黄少,是我,郑轩。”)
(“……”)
(“黄少?”)
(“……”)
(“……”)郑轩不禁皱眉,地府出了什么事吗?他忍不住暗道一声压力山大。
不知过了多久,心急如焚的郑轩终于到底黄少天的回话。
(“郑轩?还在吗?”)黄少天略带疲惫的声音响起,频道中还带着沙沙的声音。
(“我在,黄少,你还好吗?”)
(“我没事,地府里出打大乱子了,有叛徒,打开了地府十八层以上所有监狱的门,所有的犯人都跑出来了。”)
(“……地府还好吗?”)
(“……呵……”)那头黄少天轻笑一声,(“放心吧,他没事,我一直在他身边,还有徐景熙,地府的话,宋晓李远小卢都在带人去清理了。”)
(“……”)所以,阎王殿是重点攻击对象吗……(“我知道了,那现在,方便打开界门吗?”)
(“哈……抱歉,恐怕不行啊……”)那头的黄少天依旧蔫蔫的,(“我现在没力气打开界门了……抱歉啊,郑轩。”)
(“没事,黄少,你好好休息,不用管我们。”)
(“你们?”)
(“啊,我这里遇见了一个死神,西方的,他的通讯器也出故障了……记忆好像也出故障了……”)
(“确定没有危险吗?”)
(“确定,而且,他很强,是你们那个阶级的。”)
(“……我去问问阎王大人……”)
(“好。”)

(“郑轩,把那位公子带回地府吧,至于界门,我来打开。”)温和的嗓音通过通讯器传出来,安定有力。
郑轩的心安静下来,像浸泡在温水中一般,温暖安心。
他忍不住自嘲,清醒点,郑轩。
(“是,阎王大人。”)
“周公子,请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要穿越界门,前往地府了。”
“好……麻烦了。”

“西方的来客,欢迎来地府做客。”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捂脸(*/∇\*)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