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周郑]当东方白无常撞上西方死神番外低等灵植

啊(╥ω╥`),又开始了,我那注水的脑洞……
还是老样子,极度OOC……我我我我错了QAQ

“孩子……孩子……”
黑暗中,某个声音悄悄传来,郑轩努力睁开眼,看见一张巨大的人脸,他有些不解,却又仍是晃了晃身子,来回应对方锲而不舍的问候。
阳光缓缓照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是一种由灵魂产生的满足。
郑轩晃了晃右边的叶子,似是在打招呼。
那个巨大的人又弯下腰,伸出巨大的手,轻柔的抚摸着他头顶的叶子。
手不细滑,有很多凹凸不平的地方,郑轩这样感受到。
突然,大手离开,郑轩连忙挥了挥自己身上的叶子,不愿意离开对方。
那人微笑,说她要回家了。
她家里还有丈夫和孩子需要她照顾。
况且,郑轩这样,她也带不走。
郑轩低下叶子苦思冥想,突然,他舒展了全身的叶子,一片柔和的白光过后,一个小小的娃娃就出现在原地,女人惊奇的抱起他,又捏捏他的脸,询问他愿不愿意和她一起生活。
郑轩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她以为给他的是一个家。
他以为她给的是一个天堂。
可那是一个地狱。

时间对于灵植来说,可有可无,只不过看着身边的人样子渐渐变老,郑轩还是选择将自己的面容一年一年稍稍变化。
他以为,这样做了,再懂事听话勤快点,那她就真的可以将自己当作她的孩子一样对待。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即使她再怎么隐瞒,丈夫为天。
她仍旧将郑轩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家人。
人的贪婪永无止境。
一株灵植。
对于普通人来说,即是珍品。

可惜这世上,灵物本就稀少,大部分周围都有灵兽保护,只有郑轩是个例外。
大抵是他等级太低,灵兽看不上,才让普通人摘得了。
灵植仅有一株。
却又上百人想得到。
不可能。

他们开始将郑轩关起来。
即便郑轩此时看起来再像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就算是他是,众人也紧紧遵循着不知从哪里来的传言——吃了灵植,就可与天地同寿,不老不死。将他吞入肚中,宁吃错一百个,一千个人,也绝不放过一株灵植。

他们已经疯了。

可他们是惜命的疯子。
只好每隔几天就悄悄割下郑轩身上的一部分,一起分煮汤喝。

她不是没阻拦过。
镇里的人威胁她,再阻拦,就把他们一家全杀了放汤里喝了。
她男人急得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她原本不肯的。
可她的儿子跑过来,抱住她,哭着说,不想死。
她僵住了。
半响没动。
最终抱住孩子。
紧紧地抱着。

郑轩的信息还是泄露出去了。
此时的郑轩,已经没了半个身子。
总有人会罔顾规则。
不到时间就跑来割肉。
时间一长,也再没人遵守规则。
于是,不到半个月。
郑轩仅仅剩下了半个身子。
可他还活着。
他是灵植。

于是,他这么躺着。
长久地盯着门口。
他没看见她。

只来了一个镇长。
他毫不客气地拽着郑轩的衣领,丝毫不顾郑轩身上的伤。
他出了地牢。
一大群人围在一起。
却给镇长让了一条路。
镇长走进中心。
扑通一声跪下。
乞求他跪的人放过这个小镇。

郑轩看见她了。
她的目光躲躲闪闪。
旁边有人捅了捅她。
她看了眼儿子。
硬起脖子。
说道长要除邪秽,需要一株灵植当祭品。
她默了默,再次开口,“而且,你不过只是一株低等灵植罢了!什么都不懂,还不是人,连心都没有,不知道什么是童,什么是死的……”她既像是在对郑轩说话,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她怀中的孩子抬了抬头,喊她。
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对着郑轩喊到:“所以你快去死啊!你死了我们就能活了!你快去死啊!”

没有心。
所以去死。

人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他们,他们才会这么恶毒?
郑轩只记得自己被老道士吃了。
只不过,估计什么作用都没有吧。
毕竟自己只是一株低等灵植。

然后他被两个奇怪的家伙带到了一个阴暗的地方。
没有阳光。
郑轩感到不舒服。

“你感觉还好吗?”
郑轩抬头望去。
他遇到了神。
事实上,那只是喻文州。

初到地府。
郑轩只亲近喻文州。
猥琐的胡子阎王魏琛一来,郑轩就躲得没影了。其余的,郑轩也仅是站在离他们几十米方便逃跑的地方。

后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基因变异 ,郑轩整个人变得懒洋洋的,一天到晚悠哉悠哉的。
还多了一个口头禅,压力山大。

漫长的时间里,郑轩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习惯了时时刻刻看着喻文州的身影。
听着黄少天讲说不完的话。
习惯了宋晓总是关键时候关键起来。
习惯了李远,习惯了徐景熙,习惯了猥琐的魏琛,习惯了北海时不时的找茬。
也习惯了分别。
也习惯了一个人。

他喜欢人。
不习惯人。
也不喜欢人。

他只是一株低等灵植。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