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周郑]当东方白无常撞上西方死神④

啊(╥ω╥`),又开始了,我那注水的脑洞……
还是老样子,极度OOC……我我我我错了QAQ

“周公子,抱歉,如你所见,地府这段时间出了乱子,有些招待不周,请见谅。”
“没关系……”周泽楷一只手不断的点着茶杯,眼睛不安的转动,试图寻找郑轩的身影。
“周公子,不知你可否记得,自己来自何方呢?”喻文州抬手,一手托茶杯,一手扶杯壁,细呷一口。抬眼,宽大的袖子慢慢滑落。
“……我……来自西方……”周泽楷皱眉,满眼困惑。
“……这样啊……”喻文州再次呷一口茶,垂眼。
不久,喻文州抬头,温和的笑笑,“周公子,请放心,我们地府一定会将你安全送回西方。”
半响,周泽楷点点头,“谢谢。”
喻文州笑得眯眼,“不用谢。”

奈何桥
桥头空空荡荡,寂静是这里唯一的基调。
“黄少,”郑轩慢悠悠地走到黄少天身后,“你怎么了?”
“……没事……”黄少天靠着桥墩坐着,倚着插在地上的冰雨,头埋在手臂间。
郑轩抬头轻叹,烦躁地揉揉头发,在黄少天身边寻了一块地坐下,嘴中念叨着:“真是压力山大……”
“那你还靠过来……”黄少天看着背靠自己的郑轩,含糊不清的嘟囔。
“……”郑轩无语转头,白了黄少天一眼,再次转回去,开启安慰模式:“别想太多,发生这种事,谁都意想不到,”郑轩仰头,“况且,阎王大人不也没有预料到吗?”
“……”黄少天把头埋的更深,“我赶到的时候,只剩阎王他一个人在抵挡那些暴动的鬼魂了……”声音闷闷地传来,“我不敢想,如果我离得再远一点,他是不是就要受伤了……我就怨恨自己,为什么非要离他那么远,难受也好,受伤也好,被发现被拒绝都无所谓……”一只手按在黄少天的头上,“只有他不可以……”
“……”郑轩转头看着黄少天,最终无奈的笑笑,“黄少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啊,平时的话唠活泼好动的劲呢?”
“……”黄少天僵住了,又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郑轩你闭嘴!”
得,还恼羞成怒了……
郑轩摊摊手,耸耸肩,“好好好,我闭嘴……”

鬼市中
“累死了……”卢瀚文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屁股坐在墙边,倚墙闭眼睡觉。
宋晓笑眯眯看着卢瀚文,满眼慈爱。
李远看着宋晓,满脸不忍直视,扭头嫌弃。

地府的天昏沉,压抑。
此时,天空中堆积满了乌云。
喻文州抬头看天,眼底尽是复杂。
不知道北海,天宫怎么样了……
沉闷的雷声远远传来,昭示着雨来。
雨声密集,淅淅沥沥。
地府的土地干涸的越来越严重了……
宋晓蹲下,伸手使劲按了按土地,很硬,但还是插进去了。
宋晓眉峰紧皱,满眼担忧。
雨没少下,可雨中半点阴气不带,滋润不了土地,雨水顺着地形流入忘川河,稀释了河中的阴气……
“恐怕奈何桥的界门会越来越暴动啊……”黄少天伸手搅了搅,感受河中阴气,“阴气越来越少了啊……也不知道地府是怎么了,这雨下下来,没半分阴气也就罢了,这雨流到河里,忘川河的河岸都要后退……再这么下去,这奈何桥都要被淹了……奈何桥上的界门要怎么办啊……其他的界门就算了,这往生门整个地府也只有一个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抓头,“烦死了!”
“噗,行了,黄少”郑轩坐起来,拍拍他的背,“我说啊,这种事,想不明白,那就去问问阎王大人啊,看看阎王大人有什么办法。”
“……好!”

阎王殿
“……好了,少天,这件事,先交给我,你最大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奈何桥上的界门,尤其是往生门,明白吗?”
“是!”
郑轩靠在阎王殿的外墙上,一脸淡定的等着黄少天出来。
一阵脚步声传来。
“郑公子……”
“啊?周公子?怎么了?”郑轩转头看向周泽楷。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啊?”郑轩有些惊讶,“额,我想,那大概是不可能的,”郑轩笑笑:“毕竟我一直都生活在东方,而您一直生活在西方,怎么想都不可能的。”
“……不……我们以前,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周泽楷坚持。
郑轩沉默,这家伙,长的真的挺好看的呀……不过,该拒绝,还是要拒绝,不能被美色诱惑。
“我想,我们没有见过,而且,也不可能见过。”

周泽楷虽然坚持,却也退步离开了。
只留下郑轩一个人。
他仰头。
过去啊。
记不清了。
但绝对没有见过周泽楷。
绝对。
不然,我一定是会被周泽楷吃了,而不是被镇上的人分吃后又被老道士吃。
郑轩自嘲。
“对了,黄少怎么还没出来?”郑轩满脸疑问。

而黄少天呢?
他正经历鬼生最恐怖的事。

(猜猜是什么?好吧,其实我就是短小了摊手ㄟ( ▔, ▔ )ㄏ)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