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全职]不平等天平

邪教 孙皓
咳咳,高能预警,真的是高能预警,接受无能请回上一楼点文,还有不接受喷谢谢合作
be线
极度ooc

B市义斩俱乐部
楼冠宁小心翼翼的隔着电脑看着孙哲平,表情一言难喻。
“今天的大神是怎么了?”他转头对文客北小声嘀咕,“这脸色就像便秘一样。”
文客北瞄了眼孙哲平,隔着电脑对对面的顾夕夜比了比手势,顾夕夜表示OK,他小心翼翼地歪头,慢慢地挪到孙哲平的屏幕前,满脸八卦地偷看。
“嗯?”孙哲平看见屏幕上出现一个人影,扭头,满脸不悦。
顾夕夜迅速坐直,继续之前的事,表现的若无其事。
孙哲平抽动嘴角,扭脸再次对准屏幕继续一脸便秘……
顾夕夜脸上若无其事,心中满是呐喊名画,天啊!那那那那大神的聊天界面上是呼啸的副队刘皓!?还有还有,刘皓对大神说分手?!
文客北只看见顾夕夜不停地对自己比嘴型,他自己试了试,觉得顾夕夜是在发疯,于是他对顾夕夜使劲翻白眼。
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楼冠宁表示自己真的好心累。
收到白眼的顾夕夜做出抓狂的动作,惊到了孙哲平,孙哲平默默的看了一会,又面无表情的转了回去。
文客北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他。
顾夕夜低头蓄力,一把抓住文客北的手,低声恶狠狠地磨牙吼道:“大神被刘皓甩了!”
文客北的鼠标啪地掉下来。
楼冠宁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邹云海扭头的力气太大以至于扭到了脖子。
钟叶离小姑娘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孙哲平缓缓扭头,死亡射线直射顾夕夜。
顾夕夜把锅扔给文客北。
文客北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理,把锅扔回楼冠宁。
接下来,请我们给被孙哲平按在地上摩擦的楼冠宁点蜡。

刘皓走在雪地里,听着皮鞋与雪挤压发出的声音,神色莫名。
他和孙哲平第一次遇见就是在H市的冬天。
那一年,孙哲平刚刚退役。
刘皓是在半夜的饭店里遇见孙哲平的。
临近十一点,店里的人稀稀拉拉,孙哲平坐在靠墙的位置,桌上点了几盘小菜,以及一罐啤酒和一瓶白酒。
两瓶酒都没有开封。
孙哲平静静的看着,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刘皓站在雪地里思考再三,终于捋顺了劝阻的后果对自己的影响并不大。
于是他上前,“那个,孙先生,”他思考许久,终于决定选择孙先生作为称呼,一来他不是正式的职业选手,二来,他也不想因为一个称呼导致对方对自己的感官下降。“见到你很高兴,”孙哲平的眼里,面前的青年长的不赖,眼睛里很干净。
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那个,您是我的偶像,可以请您签个名吗?”
孙哲平心里有些惊讶,“哦?居然不是叶秋?行,有笔吗?”
刘皓松了口气,向店主借了纸笔。
孙哲平抬笔在纸上写下名字。
字迹狂傲。
刘皓点头哈腰的收下。
看了眼字迹。
孙哲平是不会认同我这种人的。
刘皓心里明白。
不过没关系。
我最崇拜的人可是叶神。
刘皓心里有些小得意,那可是一叶之秋啊。

在真正成为嘉世的副队长后,刘皓已经和孙哲平开始交往一年了。
刘皓并不是弯的。
但是他喜欢孙哲平身上的那种狂傲,一往无前。
但他更喜欢叶秋身上的那种睥睨天下的那种实力。
可他无论哪种都做不到。
所以他既嫉妒又喜欢。
既嫉妒又疯狂崇拜。

叶秋拒绝一切商业形式刘皓是知道的。
那时候他说着酷,帅,这才是叶秋该有的霸气。
可现在他再没这样认为过。
他烦透了这样的叶秋。
队长拒绝出面记者会。
老板大手一挥,副队顶上去。
于是刚出道,刘皓就要面对记者提出的各种居心叵测不怀好意的尖锐问题。
回答不好。
老板虽然什么都没说。
可刘皓心里悬。
天知道他多讨厌这时候的叶秋。
荣耀中,叶秋有多强大,这时候,刘皓就有多讨厌他。
可他仍得硬着头皮上。
他没有队长作为后盾。
他只有自己。
他想给孙哲平诉苦。
孙哲平说他胆小不敢怼回去。
从此以后,刘皓再没有对孙哲平诉过苦。

为了尽职。
也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刘皓私下苦用功。
于是,记者会对他来说开始渐渐变得如鱼得水。
为了让投资商满意。
刘皓想尽各种办法找人接广告。
所以遭受副队你自己不训练也别拉我们下水的反抗也是活该。
是他虚荣心太重,太好名利。
叶秋见不惯他,当众批评他不专心荣耀。
或许是太丢人,连孙哲平都打来电话。
先批评他一顿,又小心翼翼地问他。
刘皓笑着挂断电话,又转瞬变脸。
整张脸渐渐扭曲,一双眼睛睁地老大,差点掰断手中的笔。
不知道他这样子是太生气还是太难过。

叶秋虽然不管商业活动,但有时候,队长态度代表立场。

刘皓心里憋的慌,他想冲到叶秋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可他做不出来。
他太注意表面了。

刘皓放弃了。
连带孙哲平一起。
于是他和陈夜辉一起,暗中作梗,誓要赶走叶秋。

他成功了。
只是他没想到叶秋还是选择退役了。
他那么爱打荣耀。
可他还是心中窃喜。
孙哲平也如刘皓所愿,说要给彼此冷静的时间。
只是孙哲平仍有些意外。
刘皓最终还是选择分手。

孙哲平特意跑到N市找刘皓。
雪天。
雪地。
两个人。
“孙哲平。”
“你从一开始就不大看得起我。”
“和我在一起不过是因为我恰好出现又是你喜欢的类型。”
“你从一开始就欣赏支持叶秋。”
“所以你越来越看不起我。”
“坚持和我在一起不过是因为所谓责任。”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
刘皓终于承认了。
“而你是狂傲君子。”
他不甘心。
“从一开始就天差地别。”
他不想承认。
“我高攀不上你。”
他实在不想。
“而你也低看不下我。”
但他必须承认。
“从一开始就错得不能再离谱了。”
刘皓有些冷。
“所以,”
他抓紧了羽绒服。
“该彻彻底底地结束了。”
雪花落下。
“现在我的虚荣心已经膨胀到不能再膨胀了。”
他伸手接住。
“我可是把孙哲平甩了,又赶走过叶秋的人。”
有什么东西滑过。
“我多厉害啊。”
有什么东西闪过。
“你不适合玩战斗法师,你比较适合狂剑士。”
百花缭乱绚烂的烟花后,刘皓看见狂剑士无畏的一刀斩来。
多好啊。
狂剑士。
多好啊。
孙哲平。

叶秋是我的神。
你又何尝不是呢?
孙哲平。
我的神。

叶秋碎了。
而你,又何尝不是碎了呢?
孙哲平。
我曾经的神。
我曾经最爱的人。

你喜欢荣耀。
我喜欢打荣耀所获得的荣耀。
所以从一开始。
我们的地位就不对等。

呼啸经理办公室。
一份退役书摆在桌子上。
荣耀第十三赛季。
刘皓退役。

刘皓不会将当年的真相公布于众。
他不敢。
叶修不会将当年的事旧事重提。
他无所谓。
孙哲平不会再找刘皓复合。
他再也找不着当年的那一双眼睛。

永远。

为错误买单。
吃下自己种的苦果。

你或许再也遇见不到这样的人。
这样的令你刻骨铭心。
再也没有这样的人。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