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嫣_Zx

各种cp摇摆不定QwQ文渣脑洞大再加个懒谢谢QAQ啊QAQ啊QAQ

[全职] 什么玩意(我一定是个黑🌚)

王喻黄友情向
emmmm我尽力了非常短小QAQ对不起没没没没有玄幻QAQ啊QAQ啊QAQ@茔

江湖有传闻。
每当夜深人静时,为富不仁之人的宅邸便会被人闯入。
倘若有人惊醒夜起,便会发现,宅中潜进三个黑衣人。
他们身高各不相同。
身量最矮之人,会絮絮叨叨说个没完,偏又声音低若,时有时无。
宛如鬼之呢喃。
身量居中之人,似功法内力运转缓慢,于是动作也是慢慢悠悠,你若将灯举近,便会发现此人相貌温润,气质似玉,便是那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最好映照。
只是那面色在灯光映照下,饶是有些苍白不似真人。
那身量最高之人呢?
别急。
待你将那灯火稍稍靠近照亮他脸之时便就知道了。

那小厮晕过去之前,脑中仍是那对在灯下显得极为可怕的大小眼。
我这一定是遇见鬼了……

“……唉我说不是啊王大眼,你这眼睛真有这么大威力?为什么这家伙见我和文州都没这么大反应怎么一见你就倒?为啥啊,我不服,来来来,王杰希,文州,咱三把他叫醒再试一次,我就不信了,这小子就只见你晕!”黄少天愤愤地戳着晕倒的小厮,试图戳醒他。
“……”王杰希面无表情。
喻文州轻笑,摇了摇头,背过身默默当背景板看热闹。

在黄少天愤愤不平的坚持戳弄下,昏迷的小厮终于幽幽转醒。
黄少天努力的做着鬼脸,却还是一时不甚将小虎牙露了出来。
那小子静静的看着黄少天,霎时间突然转头,看见了面无表情的王杰希,一口气都没来得及咽就又晕过去了。

“……”
“……”
“噗……”
“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王大眼我们再比一次!我就不信了!这次他还见你晕!想我黄少天多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人啊,怎么就连一个人都吓不晕呢?我就不信了!老王,我们再来!”
“……不来。”
“好了,少天,”喻文州温和的嗓音响起,“我们该走了,至于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就放过他吧,他都快被你们玩坏了。”
王杰希直接用行动表示对喻文州的支持。
他转身走了。
转身走了。
走了。
“哇呀呀呀!王大眼你别跑!怎么了!你比不过我就跑了?有你这么怂的人吗?”
“少天,你再这么嚷嚷下去,今天我们可是要提前撤退了。”
“……行行行,行行行,我闭嘴!哼!”黄少天委屈。

中午,集市酒肆中。
酒肆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今天,”一位浑身肌肉突出的大汉一脚踩桌,一手举杯,嗓门嘹亮,“我又听说了一件怪事,”
众人起哄,嚷着让他快说。
那大汉嘿嘿一笑。
“昨天晚上啊,刘家被查了!”他仰起头,得意洋洋,“今天我可是废了老大的劲才从那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堆里挤进去的!”说罢,一口咽下了杯中的酒。
周围的人也无不感叹,高兴。
靠近窗边的三人则不留痕迹的低了低头,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对了,”有人疑问,“那那三个人长什么样啊?有人见过吗?”
那大汉得意洋洋的拿起酒坛摇了摇,说道:“那三个人啊,一个身高不五尺,长的贼眉鼠眼,却又是个话多的,”
坐窗边三人中个子低的人狠狠地磨牙,攥紧了手中的茶杯。
旁边二人悄悄抖抖肩膀。
“又有一个啊,挺温和的,长的不高不矮,就是娘,那皮肤白的啊,比姑娘家的都好看,还经常喜欢翘起他的兰花指,”
众人哄笑。
窗边个子居中的人身体僵硬,额上似有青筋凸起,却仍温和的笑着。
“还有最后一个人啊,他身高九尺,长得那是叫一个狰狞啊,据说还眼睛不对称!”说完,他抱着酒坛就吞。
身量最高的那人抽了抽嘴角,努力控制自己想想掀桌的冲动。
“唉,不对呀,我怎么觉得话多的那个像蓝雨阁黄少天,温和的那个像蓝雨阁喻文州,大小眼的像微草堂王杰希啊……”
三人抖了抖。
一只手搭上那人的肩,“兄弟,别毁了我的信仰……”
“更何况蓝雨阁微草堂可是世敌……”
“不可能吧……”
“应该不是吧……”
“我有种信仰破灭的感觉……”
“不可能的……”
“蓝雨阁 微草堂的知道吗……”
三人抖了抖,互相对视一眼,准备溜走。

可惜千防万防,抵不住一个眼尖的……
“那是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他们在那!”
“抓住他们问个清楚!”
“他们跑了!快追!”

评论(8)

热度(5)